一分半|行走·幸福美丽新边疆——消失的“女儿国”

2018-08-13 17:45 千龙网

打印 放大 缩小



微信图片_20180813175331_conew1

库车县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,境内保存有大量的文物古迹。其中, 位于库车城郊北山龙口的苏巴什古城最让人浮想联翩。千龙网记者 郑涛 摄

750-2

苏巴什故城遗址始建于东汉(公元1世纪),隋唐(公元6至8世纪)盛极一时。如今的苏巴什佛寺遗址正是玄奘在《大唐西域记·屈支》中记载的昭怙厘大寺。千龙网记者 郑涛 摄

微信图片_20180813175358_conew1

波涛滚滚的库车河从苏巴什故城穿城而过,据说,这条河就是《西游记》里“子母河”的下游。千龙网记者 郑涛 摄

微信图片_20180813175341_conew1

苏巴什故城始建于东汉(公元1世纪),隋唐(公元6至8世纪)盛极一时。唐玄奘西行取经过龟兹时,这里依然“佛像庄饰,殆越人工”。 他记录中的绵延若城市的寺庙——苏巴什佛寺,或许就是“女儿国”的原形。千龙网记者 郑涛 摄

微信图片_20180813175334_conew1

苏巴什佛寺建于魏晋时期,中国古代三大佛经翻译家之一的龟兹高僧鸠摩罗什曾在此讲经。唐玄奘也曾在此逗留两个多月。 千龙网记者 郑涛 摄

微信图片_20180813175328_conew1

克孜尔尕哈烽燧位于库车县城西北盐水沟东侧,在维吾尔语中为“红嘴老鸹”或“红色哨卡”之意,这座巍峨的古军事建筑,历经2000多年的风风雨雨,至今依然雄姿犹存,是丝绸之路上最古老、目前保存最完好的烽燧遗址,2001年由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千龙网记者 郑涛 摄

“假如有通往东方的道路,那就是库车……假如有通往北方的道路,那就是库车……”这是一首维吾尔族诗歌中的两句,这里的库车就是历史上的龟兹。库车,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中西部,因这里是通达南疆腹地的要道,因而在维吾尔语中也有“胡同”的含义。

库车县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,境内保存有大量的文物古迹。其中, 位于库车城郊北山龙口的苏巴什古城最让人浮想联翩。波涛滚滚的库车河穿城而过,据说,这条河就是《西游记》里“子母河”的下游。苏巴什故城遗址始建于东汉(公元1世纪),隋唐(公元6至8世纪)盛极一时。如今的苏巴什佛寺遗址正是玄奘在《大唐西域记·屈支》中记载的昭怙厘大寺,龟兹古国(今库车县一带)作为玄奘当年去天竺国取经的必经之路,曾在丝绸之路上留下了难忘的历史记忆,有些经历的磨难还被杜撰成神话小说里的章节,让当地的人文历史充满了神秘色彩,以致吸引大量的游客去目睹神话里的场景。

唐玄奘西行取经过龟兹时,这里依然“佛像庄饰,殆越人工”。 他记录中的绵延若城市的寺庙——苏巴什佛寺,或许就是“女儿国”的原形。苏巴什古城傍山而建,面积约五千平方米。虽历尽沧桑,但旧城堡的墙垛、台墩、烽火台、辽望孔仍依稀可辩。城堡之上,视野开阔,龙口喷泉,层叠山峦,一切尽收眼帘。身临其境,不难想象“女儿国”当年的雄伟气派。

苏巴什佛寺建于魏晋时期,中国古代三大佛经翻译家之一的龟兹高僧鸠摩罗什曾在此讲经。该寺在隋唐时兴盛至极,唐玄奘也曾在此逗留两个多月。七世纪中叶(公元658年)唐安西都护府移设龟兹后,内地高僧云集,该寺佛事兴隆,晨钟暮鼓,幡火不绝。晚唐(九世纪)渐趋衰落,十三至十四世纪被遗弃。

苏巴什佛寺遗址是新疆地区迄今发现的最大的佛寺遗址,现墙体大部分存在,遗址以佛塔建筑群为中心,佛寺遗址分为东、西两部分,总面积约18万平方米。东寺有佛殿、佛塔、佛像,西寺的佛殿规模宏大。方形土塔保存完好,北部有17个禅窟,造型奇特,禅窟内残存部分壁画和石刻古龟兹文字。或许,“女儿国”的传说,正是反映了西域的佛教文化和地域风情,以及与汉唐之间的密切联系,更重要的是,证明这里自古以来就是中原王朝集中统一下的边疆地域。

2014年6月22日,苏巴什佛寺遗址作为中国、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联合申遗的“丝绸之路:长安-天山廊道的路网”中的一处遗址点成功列入《世界遗产名录》。尽管已经废弃了近千年,阳光下苏巴什佛寺残存的建筑依然令人震惊。那矗立在广袤的戈壁滩上,反射着金色光芒高高的佛塔,无言地向人们诉说着曾经的辉煌,见证着世间沧桑变迁以及人类文明前进的脚步。

责任编辑:申东昀(QV0007)